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 亚洲男人第一av网站 亚洲国产日产欧美综合


倚天外传 - 韩姬之死 韦一笑篇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rrk02.com

上篇: 韦一


第一章


话说明教衆人计议如何解救被赵敏设计擒住的六大门派门人,着落到偷取十香软筋散的解药。範遥献策不如擒拿那汝阳王新纳的爱妾韩姬,将她放在鹿杖客的床上,好让他百口莫辩,範遥在乘机入内抓住他的把柄,这样就可要挟得到解药。张无忌等计议一定,便将擒拿韩姬之任交于青翼蝠王韦一笑。


韦一笑得此美差,心中颇是欢喜,听说那韩姬长的美豔,到颇想见识一下。他到城中买了一只布袋,刚等到天黑,就兴沖沖前往汝阳王府拿人。那汝阳王府爲新建之府邸,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宅子倒也颇俱威严。门口的守护更是颇爲森严。但韦一笑轻功盖世,趁着巡逻的空隙一纵便从那墙上跃过,到得府中。韦一笑已从範遥处获知汝阳王府的大緻格局,便向姬妾居住之地潜去。


那韩姬是汝阳王的爱妾,有自己独居的一小片宅院,这宅院裏戒备却颇爲松懈,除了门口有几个卫士,院内却无人看守,想必从未有人想到会有韦一笑这等高手来虏汝阳王的小妾。只是韦一笑不知她在哪间屋子。于是他藏在那宅院的黑暗之处,突然纵身而出,随便抓来一个丫鬟,韦一笑制住那丫鬟的穴道,问道﹕“汝阳王的韩姬住哪裏﹖”那丫鬟大惊,没想到居然有歹人胆敢擅闯王府,但见韦一笑青面僚牙,模样可怕,不敢不答,颤声道﹕“你说韩娘娘,她…她就住在这间院子…韩娘娘正前面偏厢浴堂沐浴…你找她何…”话未说完,韦一笑已点了她穴道,将她藏在树丛后的隐秘之处。想那王府丫鬟衆多,走失了一个小半天也不见得会给人发觉。


韦一笑误打误撞,居然正好来到那韩姬的院子中。他见那偏房之中仍有灯火,想是那韩姬仍在那处,他飞身而过,一个纵身,突然之间破门而入。


那偏房之中点满了烛灯,蒸气迷漫,却有一股幽幽的香气,那香气诱人心肺,韦一笑目力甚强,在蒸气中看清两个女子,一个绝色女子赤身裸体的浸在充满热水的木桶之中,正是韩姬,另一个女子在替她擦身抹背,显是个丫鬟。


两个女子自然从来不会想到在沐浴之时会突然有陌生男人闯来,即便是汝阳王到,都会事先有人通报。两女大惊,韦一笑不等她们应变,便抢上前去,指出如风,先是出手击晕了那丫鬟。韩姬待要惊呼,韦一笑也已封了她的穴道。


刚进来之时,事态紧急,韦一笑不及细看,一瞥之下,但见韩姬天生丽质,此时已将她制住,便向那木桶中沐浴的韩姬看去。但见韩姬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皮肤白腻,脸上略施粉黛,娇嫩的嘴唇鲜豔欲滴,此时微微张开,似乎想呼救,但却发不出声音,一双眼睛十分灵动,此刻却充满了恐惧,秀眉微蹙,显得十分惊慌,一张脸蛋显得秀丽清纯,却又有些初爲人妇的娇媚,被点了穴道的娇躯软软的靠在木桶边缘上,热水刚好到她酥胸的位置,软玉般赤裸的肩膀和粉藕般雪白的手臂露在水外,更动人心弦的是露在水外的大半个丰满的酥胸,雪白浑圆,韦一笑更可隐约看到她浸在水中的乳房甚大,此时她张开纤手抓住那木桶的边缘。原来韦一笑点了她的背后的肩池穴,使她四肢无力,一个身子就要往桶底滑去,全靠一双玉手勉强拉着不至滑倒。


韦一笑看见韩姬如此美貌,心中色心大起。他青翼蝠王练阴寒的武功血行不足,所以时常要吸人血抗寒,他自喜欢抓一些细皮嫩肉,年轻美貌的女子吸血,更时常先将这些女子强奸。自张无忌任教主后用九阳神功爲他驱除寒气,他已不必在吸人血。张无忌更肃清教规,所以韦一笑也不敢再肆意辱虐女子,只是他本性仍然邪恶,自张无忌掌权这些日子来克制自己修生养性,早就憋的慌了。此次爲了明教的任务而有此机缘,这韩姬又如此美貌,不由淫心大起。韦一笑走近木桶,再仔细往下看去,只见韩姬一头乌黑的秀发此时已被沐浴水打湿稍许,一双美目充满了惊慌,张开一对鲜红娇唇欲呼救,却只能勉强发出呜呜的低沈声音,木桶上热水的雾气徐徐升起,清水之下,露出了韩姬一对丰满圆润的巨乳,一双修长的美腿此时软弱无力地跪盘在水底,美腿之间微微隆起的阴户上更是漂浮着一团让人无法把持的茸毛。原来这韩姬除了容貌豔丽,身材更是极好。


韦一笑邪念顿起,心想这汝阳王府小妾的宅子守备如此松懈,一时半会儿断无人来巡查,自己有大把时间。若自己不拔头筹就将这美女劫持回去,岂不是便宜了鹿杖客。青翼蝠王一声淫笑道:“小美人,你独自一人沐澡好不寂寞,我来陪你”说着三下五除二,就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青翼蝠王武功高强,但因长期练阴寒内功,肤色泛白,又由于长期练习轻功,身材精瘦,混迹江湖多年,身上有不少刀剑暗器留下的伤疤。双腿之间的阳具,此时已经微微挺起。


韩姬在雾气之中隐约看到韦一笑的青面獠牙,犹如恶鬼,知道此人绝非善类,心中不禁大骇,闭起一双灵动的美目不敢直视眼前赤裸的男子,一只纤纤玉手抓住木桶边缘,指节屈曲的没有一丝血色,另一只手本能地收回,护住木桶下随着紧张的呼吸不断起伏巨乳。韦一笑毫不在意地先将一只脚踏入那木桶,随即纵身挤入浴桶。那木桶原是一人沐浴的浴桶,此时韦一笑进去,顿时显得拥挤。


韦一笑一进那木桶,顿时闻到蒸气中的迷人香气,感受到热水的舒适温度。那桶内空间甚小,韩姬美好的肉体也顿时与韦一笑相触。韦一笑此时哪还把持的住,一把就将韩姬扶在木桶边缘的玉手拉开,将她的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


“呜呜!”韩姬如受惊的小鸟,想要挣脱,可哪有力气。韦一笑的一只手搂住了韩姬的纤腰,另一只手开始不安分地在韩姬身上抚摸。


韩姬一边扭动身体,一边壮着胆子睁开美目,却看到韦一笑青面獠牙的恐怖面孔与自己近在咫尺,禁不住吓到花容失色,立马又闭起来,两行眼泪却忍不住顺着白嫩的脸颊流了下来。


韦一笑抱着怀裏的美女,闻着她身上令人热血沸腾的香气,感受着她玉体浑身的颤抖和急促的呼吸,看到她玉容惨淡,知道她心中十分惧怕,心中倒略微有了些许怜香惜玉之情。他之前也有奸淫少女的经验,但却从未遇到过韩姬如此美貌的女子。


“小美人,你若听话。我自饶你性命,你若敢反抗,我将你先奸后杀,暴尸街头。明日,汝阳王府的小妾可就成了城裏的茶后谈资了!听懂了没有?听懂了就点点头。”


韩姬自韦一笑突然闯入以来,就已吓到六神无主,一颗芳心心慌意乱。听到男人阴森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说出“先奸后杀“这四个字,更是害怕地全身打了个冷战,顿时不停地点头。


“听话,就先睁开眼。“韩姬听到耳边的声音说。


韩姬生怕自己不听话会受到伤害,只能乖乖地睁开一双美目,眼前看到的仍是那个青面獠牙的面孔,直视着自己,她一颗芳心碰碰乱跳,却不敢再闭上眼睛,只能与这个不知身份来曆的男人对视。


“美人,你若听话,我就先解开你的哑穴。你可不许大声呼叫,不然我捏爆你的奶子”韦一笑一边说,一边将韩姬护住自己一对丰满的巨乳的玉臂拉开,一把抓住了她饱满的乳房,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捏。


韩姬吃痛,张口欲呼,仍然只能发出“呜呜“的惨叫。两行清泪又从美目上流了下来。这时,突然感到自己后颈被戳,同时一股暖流涌入,原来韦一笑松开搂住她纤腰的那只手给她解了哑穴。


“你…究竟是谁?爲何要闯入汝阳王府邸!”韩姬口舌能动,颤声发问道,她此时虽然害怕,声音微微发抖,但听起来仍然清嗲娇媚,自然就带着一种吸引男人的魅力。


“哼哼,在下是谁,你就不用管了。小美人,我让你说话你才能开口,我问什麽你答什麽,我让你说什麽你说什麽。懂了没有?”边说边又用力捏了下她丰满的玉乳。


“呀!疼!”韩姬再次吃痛,这次却能张口呼叫。“妾身知道了!求大侠放过…”韩姬连忙求饶,话音未落却感到韦一笑的另一种手从自己的纤腰往下摸去,摸到丰满的股间,一路侵入自己的下体和菊门“呀!不要!”


韦一笑一只手一边摸另一只手环抱韩姬的纤腰将她的娇躯在木桶中微微擡起,刚才的抚摸和肉体的厮摩已经让他的阳具高高挺起,不由分说地便要往韩姬的蜜穴插入!


韩姬吓得惊慌失措,本能地想反抗,一双玉腿狂蹬,一边呼叫“不要!不…“话音未起,韦一笑便将一只手掐住了她纤美的脖子,韩姬顿时无法呼吸。


“小贱人!刚才跟你说过了,你若敢喊叫,我现在就杀了你!”韦一笑见她不听话,顿时没了怜香惜玉的心情。


韩姬见面前的男人脸色狰狞,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掐住自己的脖子,完全却无法呼吸,心中又惊又惧,娇躯上下不断地挣扎,一双美腿在水裏面踢动,一双玉手想将韦一笑的手扳开,可丝毫撼动不了眼前的男人。


“咳咳咳…”韦一笑掐了她一阵后终于放开了手,韩姬总算能再次呼吸,顿时咳嗽起来。


“小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韦一笑一边说一边再次双手扶住韩姬的玉臀,将她娇躯擡,美腿微微分开。韩姬这次不敢挣扎和反抗,只是忍不住地抽泣着,一双美目不断流泪,却也不敢闭上,直视着眼前就要将自己奸汙的男人。


“啊!痛!”韦一笑的阳具进入韩姬阴户的那一刻,韩姬忍不住吃痛叫出声来。原来自明教起义以来,那汝阳王近来军务繁忙,身边妻妾更是衆多,虽然颇爲宠爱这个新纳的美丽娇媚的小妾,却并没有太多时间宠幸与她。韩姬虽然已不是处女,却也已几个月没有享那鱼水之欢,下体阴道甚紧。此时对面前的男人心中又惧又怕,更是全身僵硬紧张,阴道内干燥,只觉得刚被插入就疼痛不已!韩姬一边吃痛,一边哀叫着“呜呜…不要啊…”


韦一笑此时闻着怀中美女的香气,抱着她的玉体,感受着胸前的两只巨乳的摇晃起伏,看着她峨眉紧蹙,美目中流出的恐惧和哀求,一对娇豔的红唇微微张开欲呼,却又不敢叫出声来,早就兽性大发,一张嘴就向韩姬的双唇吻了过去!


“呜呜…”韩姬待要将螓首转开,却已然来不及,双唇已被韦一笑的大嘴咬住,韦一笑更是将舌头往她的双唇之间捅去,舔起她的贝齿,咬住她的香舌。


“呜呜呜呜….”韩姬的一对玉臂勉力撑着韦一笑的胸膛,想要将眼前的男人推开,但却软绵绵的毫无气力。同时,下体又感觉一阵刺痛,原来韦一笑一边强吻韩姬的双唇,阴茎一边已经一路强行捅入她的阴户,开始抽插起来!


“呜呜呜呜…”韩姬感觉下体一阵撕裂的剧痛,随着韦一笑的抽插哭叫起来,可是双唇和香舌被侵犯,完全听不出她在呜咽些什麽。韦一笑一边用力抽插,一边吸吮着韩姬的香舌和金津玉液。


韦一笑下体抽插,双手也没有閑着,一只手托着韩姬的玉臀,手指侵入她的两片屁股之间,开始侵犯她的菊门。





第二章


“呜呜呜呜…”韩姬觉察后庭受到了侵犯,玉体一阵颤抖。终于韦一笑松开了她的双唇。


“呜呜呜呜,不要!”韩姬樱唇一得自由,呜咽着哀求道。韩姬出生平民人家,却自幼是万裏挑一的个美人胚子,到了芳龄十四五岁更开始出落的亭亭玉立,闻名远近的邻裏街坊。家中父兄一直对她呵护备至,更是出钱让她进了私塾识了些字,学了谱曲,乐器与舞蹈,就是怀着想将她嫁到富贾权贵人家做妾的希望。韩姬也是争气,方满十八就被汝阳王府的探子在爲王爷物色美女时看中。纳入王府做小妾以来,她除了侍奉汝阳王,其实甚少见到别的男子,除了在府中走动也极少出门。这天夜裏,突然之间被一个模样可怖的陌生男子破室强奸,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和恐惧,心中自是一片慌乱。


汝阳王才将韩姬新纳入府中不久,除了与她正常行房,也并没有侵犯过她的后庭花,此时她后庭菊门遭到侵犯,更是除了哀声求饶,不知所措。


韦一笑并不理会韩姬的哀求,阴茎一边抽插着韩姬的阴户,一只手指开始强行插入韩姬的后庭花。


“呜呜呜!不!呜呜呜呜呜!”韩姬后庭与阴户同时受到侵犯,忍不住如雨打梨花般痛哭起来,她浑身一丝不挂,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强行抱住,粗暴地奸淫。玉体神圣的部位都被侵犯,乳房被肆意地蹂虐,下体如同撕裂一般,一对美腿被随意地抚摸,朱唇,脖子被眼前的恶魔随便地吻着,这使韩姬陷入了巨大的耻辱和痛苦之中。


韦一笑此时已完全兽性大发,原先对怀中女子也的怜香惜玉之情也丝毫未剩,韩姬此时在木桶中被擡起,一双玉腿夹住韦一笑的腰,一对巨乳正好露出了水面,随着韦一笑的抽插不断的晃动,两只乳头鲜红可爱,此时因爲受到了性爱的刺激,早已经双双隆起。韦一笑忍不住一口咬住了韩姬的乳房。


“啊!痛!“韩姬哭叫道。


原来韦一笑之前练功喜好饮血补充内力,牙齿尖利,纵是轻轻一咬,也已经深深刺入了韩姬丰满的乳房。韦一笑听到韩姬娇柔的叫声,闻着她身上的香气,顿时失去了理智,只顾着自己一时的爽快,在韩姬的乳房上肆意撕咬起来。


“啊!!!救….”韩姬感到酥乳剧烈的疼痛,顿时大骇,几乎要大声叫出声来,刚叫道一半,脖子又被韦一笑掐住,这次韦一笑虽然没有用力,韩姬还是顿时吓得不敢再大声呼救,只能低声悲鸣。


就这样,深夜的汝阳王府偏厢的浴堂裏,出现了让人血脉偾张地一幕。汝阳王美豔的小妾韩姬被青面獠牙的明教“青翼蝠王“一只手擡着屁股,一只手掐住脖子在浴桶之中强行奸淫,水桶之中的水声随着的抽插的动作哗哗响起,不断有水泼到水桶外。韩姬此时一双玉手搭在韦一笑肩膀上,一对美腿分开夹住了韦一笑的腰,阴户被韦一笑的阴茎强行插入,后庭花插着韦一笑的两根手指,一双动人的巨乳只能任由韦一笑对肆意撕咬。韩姬忍着身上的各处的疼痛,心中凄苦,眼泪止不住地从玉颊上流下,纵使哭得雨打梨花,却又不敢大声呼叫。


韩姬自幼美貌动人,父兄向来都对她爱护有加。自从背井离乡,被纳入了汝阳王府后,汝阳王因她美貌,又通音律舞曲,在衆姬妾之中也是对她最爲疼惜。汝阳王年事已高,军务繁忙,对性爱之事已无壮年之勇,每次与韩姬行房事,都是对她温柔呵护备至,汝阳王对韩姬的那对雪白浑圆的丰满巨乳,更是爱不释手,却从来没有如此粗暴的对待过。


“呜!!!!”突然,韦一笑再次用力掐住了韩姬的脖子,同时韩姬娇躯强烈颤抖起来,整个木桶中响起一下激烈的水花,一大片水洒出了木桶之外。韩姬的玉臂和美腿同时在水桶中狂拍狂蹬,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疼痛或刺激。韦一笑将头从韩姬的双乳之间擡起,嘴角带着一丝鲜血,尖利的牙齿间竟咬着一小块肉!


韩姬只见自己右边乳房上鲜血直流,滴到了木桶的水中,化成了一朵朵血花,缓缓散开,更觉得乳头剧痛无比,似乎被咬下来一块,低头仔细一看,发现自己的右乳乳头已然被咬了下来。


韦一笑牙齿间咬着的正是韩姬的乳头。原来韦一笑自年轻时就时常吸人血抗寒,更喜好抓一些细皮嫩肉,年轻美貌的女子吸血,吸血的同时满足自己的兽欲,多年来已然成爲一个施虐狂,他习惯在性欲亢奋之际,同时大力撕咬女人白嫩柔滑的肌肤吸血,甚至有无辜的美貌女子因他的撕咬,失血过多而死的经曆。但他此行目的是要生擒韩姬,自然不能吸她的血要了她的命。但因韩姬生得太过美豔,让韦一笑与她交欢之时失去了理智,居然在撕咬时将她得乳头咬了下来,但同时怕韩姬大声呼叫招来了别人,所以在撕咬韩姬乳头的同时,又紧紧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叫不出声来。


“咳咳!呜呜呜呜呜!痛啊!”韦一笑的手略一松开韩姬的脖子,韩姬峨眉紧蹙,脸上露出痛苦难当的表情。韦一笑此时感受到韩姬全身由于上下因爲失去乳头的剧烈痛的颤抖,同时感受到了她阴户强烈的痉挛,龟头一阵刺激,再次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韩姬下体撕裂的感觉本已被乳头被咬断所受的剧痛所掩盖,但随着韦一笑疯狂的抽插又再次感觉到了疼痛。韦一笑插入韩姬菊门的两根手指也不安分,开始在她的后庭裏抽插起来。


韩姬已被折磨得精疲力竭,痛得几欲昏厥过去,但是下体撕裂的疼痛又将她拉回了被恶人奸淫的残忍现实。韦一笑用尽全力在韩姬受伤的阴户裏恶狠狠地抽插了几十下,一边感受着怀中美女玉体和阴道的痉挛,再也憋不住了,全身颤抖起来。


“不要!“韩姬突然止住了哭声,一双美目充满慌乱惶恐地看着韦一笑,一边拼命摇着头,被水打湿的秀发随着左右摆动。


韩姬有过男女交合的经曆,知道韦一笑就要在洩精了,她房事之事知道的虽然不多,但也知道可能因奸成孕,心中顿时慌乱惶恐。她是汉人女子,从小受的三从四德的教育,今夜事发突然,忽被恶人强暴,清白之身固是不保,可若因奸成孕,那今后可要如何做人?韩姬心中不愿意,突然之间不知哪来的力气,一双玉臂用力推着韦一笑的胸膛和肩膀居然将韦一笑上身从身上推开了有些许。


原来韦一笑适才点了韩姬肩池穴,下手并未用足功力,只是使她四肢无力,但仍可活动,到现在也已有一炷香的时间。韩姬此刻情急之下,气血攻心,竟然多多少少沖开了韦一笑点的穴道,手上使出了气力。


“不要呀!求求你!不要洩在妾身裏面!呜呜呜呜呜!”韩姬一边试图推开韦一笑一边哭叫道。


可惜的是,韩姬只是个不懂武功的弱女子,就算四肢不受点穴控制,又怎麽挣得过韦一笑这样一身功夫的高手。她即使将韦一笑从身上推开了少许,却也于事无补,韦一笑对韩姬的哭叫充耳不闻,韩姬的微弱的反抗似乎反而让青翼蝠王更加兴奋,只管抓住她的纤腰和屁股大力抽插着。


“呃!”韦一笑又猛地抽插几下,突然一声怪叫,只觉得阳具一阵痉挛收缩,一泡精再也忍不住,深深地洩在了韩姬的阴户裏。


“啊!”韩姬一声娇呼,只觉得下体一阵热流,知道韦一笑在自己体内洩了精。她心中羞愤,一对粉拳对着韦一笑的肩膀捶打起来。


韦一笑洩精的一瞬间,顿时觉得心神气爽,怀中的尤物让他发洩了这些时日来心中克制已久的兽念,让他再次感受到了性爱之事的高潮。在洩精的同时,韦一笑也顿时冷静下来,想起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要生擒韩姬,将她送到鹿杖客的床上去,自己在这裏已经耽搁了一炷香的时间,此地虽然没有危险,毕竟不宜久留。


韦一笑任由自己疲软的阴茎继续插在韩姬的阴户裏,站起身将在自己怀裏痛哭挣扎捶打的韩姬从木桶裏抱了出来,出来的同时,韦一笑的阴茎滑出了韩姬的阴户,两人赤裸的身体仍然紧紧的贴着。


韦一笑生怕韩姬如果继续哭闹会招来别人,出手在韩姬玉体和后颈上又补了几指。再次封住了韩姬的哑穴,也制住了韩姬四肢。韩姬顿时觉得浑身上下软绵绵的,娇躯上下浑身无力,只能任由韦一笑摆布。


韦一笑将韩姬的玉体横陈,先放在地上,拿起浴巾将身上擦拭干净,再去擦拭韩姬。韩姬的玉体起伏,曲线有緻,乳房丰满结实,小腹平坦,肚脐又圆又深,腰身纤细,下身的阴毛黝黑浓密,美腿修长笔直。可是韦一笑一边擦拭一边却心中暗暗叫糟。原来刚才自己兽性大发,只想着拿韩姬的身体洩欲,完全没有考虑这娇媚的美女是否承受的了。韩姬的玉体却因爲自己粗暴的洩欲而留下了各种伤痕,她玉颈上被韦一笑掐的一条细细的红印,玉臂美腿和屁股上也略略有淤青和印记,韩姬本是芙蓉面,冰雪肌,白皙的皮肤上本就容易留下淤青,韦一笑下手又没轻重。最让人怜惜的还是她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上面布满了咬痕和用力揉搓留下的青紫印记,最触目惊心的是右边的乳头被咬断,顺着粉红的乳晕还有鲜血往下流。


韦一笑微微皱眉,一边擦拭韩姬的身体,一边拿出随身携带的金创药韩姬的右乳敷上,止住了血。


韩姬在遭受了刚刚粗暴的强奸之后,此刻终于摆脱了些许肉体上的痛苦。韦一笑给她敷药擦身,乳头上的疼痛也微微好转一些。她躺在地上,口不能言,四肢无力,虽然恐惧不安,芳心却略略平複一些,渐渐止住了哭泣。


“呜!!“韦一笑擦拭到韩姬的下体阴户时,她却又忍不住一声闷哼呼痛。原来韦一笑适才强行插入她干燥的阴户,已经造成了阴道口轻微的撕裂,韩姬的一双玉腿间流着精液和鲜血的混合物,阴部又红又肿,耻毛淩乱,甚是可怜。


韦一笑此时才略略后悔适才太过鲁莽粗暴,但转念一想这韩姬本是要虏去交给鹿杖客的,只要性命无碍地送到鹿杖客的床上,也无妨明教威胁鹿杖客,拿回五香气十筋散营救六大门派的计划。


于是韦一笑拿出事先準备好的薄被和麻袋,用被子将韩姬赤裸的身体裹了起来。韩姬一双灵动的美目刚刚停止了哭泣,充满不安地看着韦一笑,她原希望今夜可怕的噩梦可以结束,希望男人在发洩兽欲之后会放过她,谁想到又遭歹徒绑架。


韦一笑穿上一身夜行服,用薄被包起起韩姬,将她放入了麻袋,背在自己身上,施展轻功从浴堂的窗户一跃而出,消失在了汝阳王府宅院的夜色中。


(韦一笑篇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rrk02.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rrk02.com